logo

 

 

 

 

 

 

 

 

 

 

南极行

(节选)

作者: 广陵晓阳

( 全文见: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7303/100554.html)

以下是我在计划南极行程时阅读和收集到的信息总结以及我们的选择与经验教训。

一.南极旅行概况

面积位居世界七大洲第五位的南极洲包括南极大陆和周围岛屿,是地球上最后一个被发现、唯一一个没有人长期居住的地方。人们通常称的“南极”是指南纬60°以南的地域,包括南极洲和周围海域。而南极旅行主要集中在与南极大陆相连的南极半岛及其周围海域中的岛屿。


二.南极旅行方式

目前有3种方式:(1)南极船、(2)飞机、(3)海空联合。后二种旅行方式的优点是节省前往和返回南极在路上花费的时间,缺点是价格更加昂贵。使用旅行方式(2)或(3)的游客极少,90%以上的旅客选择象南极科考队一样乘南极船前往南极。


三.影响南极船票价格的主要因素

南极船票是南极旅行最大的花费。影响南极船票价格的主要因素有:出访月份、舱位等级、行程线路长短、南极船大小(最多游客人数的限度)、南极船运行公司。


1.出访月份

南极一年没有四季之分,只有寒、暖季的区别。南极旅行只是在暖季,11月份开始,次年3月份结束。即使在暖季,南极沿岸地带平均温度只有0℃左右,有时低至-10℃。在这5个月的旅行期间每个月都有其特点。(1)11月份天气开始变暖,可见到许多冰块破裂;但,也有许多水道依然被冰冻,旅行线路受影响,有些地方南极船到不了。(2)12月份和1月份是南极大陆最温暖的时候,每天可享受超过20小时的阳光,是南极旅行的高潮月份,尤其在圣诞节或新年假期;那时也是企鹅孵蛋生出小企鹅的月份。(3)2月份和3月份是观赏鲸的好时光,只是天气又开始逐渐变冷,将进入南极的寒季。

影响南极船票价格的因素之一是出访月份,例如,11月份的船票价格比圣诞节或新年期间船票价格便宜,有时还会有降价打折票。另外,11月份南极船通常不会客满,有时会有客人舱位免费升级或只需付少量钱就能升级。然而,圣诞节或新年期间的南极船不仅是客满,没有免费升舱机会,而且还必须提前足够时间预订,否则,是一票难求。


2.舱位等级

南极船通常有6个不同等级的客人舱位,最便宜的是3人合住的舱位。舱位等级是影响南极船票价格最主要因素。一等舱的每人船票价通常比3人合舱的每人船票价贵70%以上,甚至是双倍贵。

3.行程线路长短


南极经典游通常是10天、12天、或14天,通常包括提前到达南极船出发地那一天的住宿费。时间长,价格就稍贵一些,但是,对票价的影响不如舱位等级和出访月份那么大。要注意的是有的南极旅行公司不将提前到达南极船出发地那一天计算在内,因此,称之为9天、11天、或13天游。

 

【前言(1-9-2015)】我们全家在2014年寒假出行18天,其中包括2天飞行、2天游览南极船出发地阿根廷城市乌斯怀亚(Ushuaia)及其附近的火地岛国家公园(Tierra del Fuego National Park)、4天欣赏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其余的时间是南极“探险”(Antarctic Classic Expedition)。整个行程,除了欣赏美景、品尝美食、体验风土人情,最享受的是亲情,那是与女儿和女婿朝夕相处的美好时光。


《南极船出发地乌斯怀亚》(Ushuaia)


【官方信息】(整理于书本、网络知识):阿根廷火地岛省首府乌斯怀亚是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由于它特有的地理位置,乌斯怀亚成为通往南极洲的门户而驰名世界。乌斯杯亚距本国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远达3200公里,距南极洲却不到1000公里。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乘船往南极洲,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而由乌斯怀亚起航,越过德雷克海峡(Drake Passage),两天便可到达。因此,前往南极洲探险和考察,乌斯怀亚是一个理想的起航和补给基地。

【我们的经历】:除了美景、美食,热情友好的乌斯怀亚人也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和回忆。

用美元兑换阿根廷货币peso的经历

因为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转机到乌斯怀亚尚未有机会用美元兑换peso,坐出租车从国际机场转到国内机场、在机场购买中午饭、以及从机场坐出租车到旅馆,我们都是使用美元,按官方美元与peso兑换率1:8.5计算给出租车司机们。第一个晚上在乌斯怀亚的一个饭店(La Casa De Los Mariscos)吃King Crab等海鲜时,那顿晚餐没有喝酒,我们全家4人总共消费了一千一百多peso,按官方美元与peso兑换率1:8.5计算,大约是130美元。当我们提出用美元现金支付时,服务生主动告诉我们兑换率是1:12,大约90美元。我们全家都被他感动,给了他丰盛的小费。

离开美国前,我们已经从多个旅游网站了解到美元与阿根廷peso官方兑换率与民间兑换率有很大差别,并且网友们建议到阿根廷一定要多带现金、不要用信用卡。因此,我们确实带了不少美元现金。第2天在旅馆吃早餐时与一位来自新西兰的游客分享在饭店付晚餐的经历,她热情地告诉我们在乌斯怀亚目前最好的兑换率是1:12.5,是在Hotel Antartida,游客们都去那里兑换,并且不是非法。旅馆前台工作人员也提供了同样信息。我们谢谢了他们,吃完早餐就去Hotel Antartida兑换了N千美元。从此,在乌斯怀亚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使用的都是peso现金。


以下这些照片皆由我的先生拍摄,记录了我们在这座美丽小城的部分经历。

乌斯怀亚依山面海。因为靠近南极,它的夏天平均气温在摄氏零下1度至零上5度,周边的崇山峻岭高峰常年积雪。色调不同的各种建筑坐落在波光粼粼的海面和青山白雪之间。
http://i61.tinypic.com/be6agz.jpg



由于乌斯怀亚独特的地理位置,它的海湾停泊着各式各样的船只。有曾经的南极科考船如今成为载着游轮http://i60.tinypic.com/208jz7l.jpg


圣马丁大街的另一大段街道的两边是各式各样的饭店。烹调厨艺颇佳的女儿早在行程前对乌斯怀亚的美食和饭店进行了研究,我们在那里品尝了不同的饭店,中、晚餐都包括海鲜,特别是乌斯怀亚著名的特产King Crab,蟹肉味美可口,营养丰富,是当地重要出口产品。这是我们吃King Crab的饭店之一(La Cantina Fueguina de Freddy),服务生为我们从螃蟹池里抓了一只大King Crab,他一点也不害怕。





《南极行前奏:徒步火地岛国家公园》(Tierra del Fuego National Park)



在计划南极行程时,我有意在南极船出发地乌斯怀亚(Ushuaia)多停留一天,目的是探访它附近的火地岛国家公园(Tierra del Fuego National Park)。火地岛国家公园是世界最南端的国家公园,是世界最南部的一个自然保护区,雪峰、湖泊、山脉、森林点缀其间,极地风光无限,景色迷人,到处充满着奇妙色彩。。。。。。”
火地岛国家公园很大(630 平方公里)),在它的不同部分,景色也非常不同,因此,有多条徒步路线,并且根据难易程度被分类。(1)Ea Walking Trails(简易步行道):分别是The del Turbal, Castorera,和 de la Baliza 线路,主要是沿着路径欣赏野生动物,特别是海狸。这些线路比较短,大约有1、2小时就可以了。(2)Medium Difficulty Hiking Trails(中等难度徒步旅行路线):分别是Hito XXIV, Pampa Alta 和 Costera线路。 这些中等难度的小径大约需要2到4小时完成。我们选择了来回6英里左右的Hito XXIV线路,沿着Lago Roca(罗卡湖) 的东北岸及其周围森林到阿根廷和智利的边境。3英里和5英里左右的Pampa Alta 和 Costera线路分别是去公园的其它景点。(3)Difficult Hiking Trails(艰难徒步旅行路线):只有一条,The Cerro Guanaco线路,大约5英里左右,需要7到8小时完成。之所以它是火地岛最困难的徒步旅行路线是因为要攀登上3200英尺的Cerro Guanaco。这条线路的起始部分与我们选择的Hito XXIV线路重复。在两个线路的交叉口,我们看到一个标排“中午12点以后请不要使用Cerro Guanaco线路”,估计是为了旅客安全,7、8小时的线路12点才开始太迟了。(4)Ice Trekking:顾名思义,是在冰上徒步。那是在火地岛国家公园里的冰川跋涉,需要1、2天时间。

综合多方因素,我们选择了中等难度的Hito XXIV线路,沿着罗卡湖的东北岸及其周围森林到阿根廷和智利的边境。根据介绍,大约需要4小时完成6英里的来回。从乌斯怀亚出发,每天上午有3趟旅游车载游客进入国家公园(9,10,11点),下午也是3趟(3,5,7点),每人来回票价是200peso。先生和我在旅馆前台预订了第2天上午11点的汽车票,将钱直接付给前台工作人员。第2天早晨有一辆小巴士到旅馆接我们,将我们4人带到旅游车站,与其他7位游客一起上了一个大一些的巴士,前往国家公园。公园的入门票自付,每人160peso。

以下这些照片皆由我的先生拍摄,记录了我们徒步游览火地岛国家公园的部分经历。



过了信息中心不久,就看到海水(湖水?)、岛屿

http://i58.tinypic.com/2enawci.jpg


咖啡屋座落在森林中,除了屋后是罗卡湖,前面和左右都是树林,有几匹马悠闲地或躺卧、或站立在一片青草地,呼吸着森林中清新空气,享受着美丽的大自然。咖啡屋周围还有2、3座小木室,是青年旅舍。因为公园太大,有人会在公园住1、2个晚上,游览公园的不同部分。


http://i58.tinypic.com/241ph6u.jpg

转到咖啡屋后面,我们眼前一亮:蓝天、白云、雪山、湖泊、森林交相辉映,雄壮与柔和融合在一起,那么安详宁静。
http://i58.tinypic.com/11i05ex.jpg



森林里生机勃勃,树上长着各式各样的苔藓,并且颜色多样。作为吃货,我刚开始还以为这是野果呢。
http://i60.tinypic.com/21e6yc5.jpg




向上坡上看去,看到一个标排,写着“阿根廷和智利的国际边境,不要穿越”。这次南极行程,我们按相关要求,申请了有效期10年的落地签,可同时用于阿根廷和智利。所以,我们在智利那边走了5、6步,就算到过智利了:-)))。





 

《南极行花絮: 千姿百态的浮冰》


在南极船返回乌斯怀亚的途中,“探险队”工作人员派一位“记者”采访部分乘客,用于制作这次南极行程的视频。我们全家4人恰好被采访。

“记者”采访的第二题是“请分享你对这次南极行程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经历”。这次我们全家都沉默了好一会儿,因为有太多深刻难忘的经历,哪一个才是最深刻的一个经历?先生最先回答“近距离欣赏浮冰、雪山冰川、和企鹅”;我回答“在南极陆地天堂湾露营过夜和攀登雪山冰川”。女儿微笑着说:“我爸爸妈妈犯规,回答的不止一个经历。”接着,她又对“记者”说:“确实很难选择。我父母的经历也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经历。如果只能选择一个,那么我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经历是近距离观察鲸鱼,特别是座头鲸。”女婿的回答是“圣诞节上午攀登雪山冰川时的紧急撤退。”

“If Antarctica were music, it would be Mozart. Art, and it would be Michelangelo. Literature, and it would be Shakespeare. And yet it is something even greater……”----Andrew Denton


(以下大多数照片是我先生用单反相机拍摄,少数照片是我用特别简单的傻瓜相机拍摄,个别照片是他用他的iPhone拍摄。)

进入南极后,从我们住的南极船房间拍摄到许多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浮冰。我们的房间有一个大窗户,打开两扇窗就能欣赏和拍摄美景。有的浮冰离船很近、仿佛触手可及;有的浮冰离船很远,仿佛刚从雪山崩离。在南极行程刚开始见到浮冰时,先生和我都非常激动,拿着相机不断拍摄。后来,在每天的行程中都会见到大量或厚实壮观、或晶莹剔透、大小不一、千姿百态的浮冰,我们依然被它们的奇美吸引,但很少再拿起相机拍摄它们了,因为有其它奇观美景。即使如此,相机还是有许多浮冰照片。









Lemaire Channel入口处有大量浮冰







色彩多样的浮冰。没到南极之前,我以为浮冰就是白色,其实那只是其中一种颜色。根据我聆听的冰雪讲座,浮冰的颜色与它的年龄、所含矿物质和微生物等因素有关。(1)常见的白色浮冰通常源于冰块中雪霜残留导致入射光均匀反射在它们的表面呈现的颜色;那些没有经过多年压缩的年轻浮冰,通常会是白色。(2)蓝色浮冰通常年龄比较大,来源于经历了千百年压力和成分变迁的雪山冰川。在这变迁的过程中,最初陷入冰块中的空气形成的小气泡已经被消除或释放。当太阳照射在这些年龄大的浮冰上时,太阳光中的长波长光(红色)被吸收;阳光被发送或通过冰返回的是短波长的蓝色或蓝绿色的折射光。
白色浮冰



蓝色浮冰



蓝白交织的浮冰





造形独特的浮冰,有些浮冰仿佛象一对年轻恋人羞答答、胆怯怯地预备着初吻,也有些浮冰象一对相爱多年的夫妻不离不弃、忠实相伴




有些浮冰晶莹剔透、有些浮冰厚实壮观。




浮冰还是企鹅等海鸟们的栖息之地。我们也见到过海豹等其它野生动物在浮冰上休息晒太阳。根据我聆听的冰雪讲座,许多不同学科的科学家们研究浮冰。其中,生物学家们研究浮冰,为了了解它们是如何影响海洋生物,浮冰融化时,它们中的营养物质泄漏到周围的海洋,对其它海洋生物很有帮助。




先生用他的iPhone拍摄蓝色浮冰及其周围景观,那是南极一种纯静的美。


《南极行花絮:攀登雪山冰川》


最初,我想象中的南极是被冰雪掩覆的一马平川净土;它的四面是无尽的大海和浮冰;憨态可掬的企鹅是极地生灵;梦幻般的寂静、撩人心魂般的神秘。。。。。。后来,在计划南极行程时,我不仅从TripAdvisor等网站阅读了许多与行程计划相关的信息,也从与世界地理相关网站查阅到许多与南极地貌相关的知识,得知南极有一座座延绵起伏、层峦迭嶂的雪山冰川。世界上最大最长的冰川兰伯特冰川(Lambert Glacier)就是位于南极洲。8年前,我们全家探访新西兰时,曾经攀登过位于南岛的Fox冰川,那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因此,在计划这次南极行程时,攀登雪山冰川是爱好户外活动的我们必选的南极登陆后的项目。

这次行程,我们有3次登陆攀登雪山冰川的经历,非常喜欢,不仅仅是因为“无限风光在险峰”,而且享受攀登的过程。3次登陆攀登雪山冰川的地点分别是:

(1)Cuverville Island:是南极洲半岛上最大的Gentoo penguin(学名Pygoscelis papua,巴布亚企鹅)领地。整座岛被冰雪所覆盖,但在海水冲刷的岸缘,还是可以看到礁石和露头的岩块。

(2)Dorian Bay, Damoy Point and Palmer Station:National Geographic Explorer是这样生动地描述这个地点(注:对自己尝试的中文翻译不满意,还是用原文吧)“……The narrow Neumayer Channel weaves its way between the glacier-clad shoulders of Anvers and Weincke Island. Morning light danced off of the crown of Mount Williams and rolled down its flanks. Jabel Peak spawns a tongue of ice that flows across the land of Damoy Point hiding the rock beneath. Beyond, the peaks of other mountains hid. Dorian Bay is guarded by a rocky iceberg-trapping reef. Within, a quiet cove is a pathway to the past and present…… For twenty years, its blue companion hut housed British researchers and support staff as they transitioned to bases further south……”( https://www.expeditions.com/daily-expedition-reports/176755/)

(3)Orne Harbor: 位于真正的南极大陆(半岛),这里聚居着大群Chinstrap penguin (学名Pygoscelis antarctica,帽带企鹅)。登陆后爬上雪山冰川远眺,可以看到环绕Orne Harbor 的Anvers岛和Brabant岛,景象壮美。

因为在圣诞节早晨在Orne Harbor攀登雪山冰川因为天气突变,必须紧急撤退,将在另一篇南极行花絮中叙述,在这篇花絮记录了攀登位于Wiencke岛Dorian Bay/Damoy Point雪山冰川时的部分见闻。


(以下照片皆由我的先生拍摄) 南极船上都配有登陆充气橡皮艇(简称“登陆艇”),能使旅客抵达那些大船无法到达的地方,特别是浅水环绕的岛屿以及没有码头的南极半岛陆地。这些坚固的登陆艇是专门设计,并且由经过训练的探险队人员驾驶。


登陆艇带着我们越来越靠近雪山冰川。 南极不属于哪个国家拥有,为此制订了南极公约,将南极设定为国际自然保护区,一个和平与科研的特区。南极公约各项规定均适用于南极旅游探访。其中限制之一是同时同地登陆不能超过100人。我们所乘的南极船旅客是99人,恰好大家全部可以同时登陆。






被海水冲刷的岸缘的礁石和露头的岩块上有许多可爱的巴布亚企鹅,我们大家都用许多时间欣赏他们。一些身体状况不合适攀登雪山冰川的旅客就留在山脚海边与企鹅嬉戏。而我们全家以及部分旅客则跟着探险队的登山领队开始攀登。







大约在1/3左右的高度见到的山涧。


大约攀登到了2/3左右的高度。向后看,远远可见小蓝屋和小棕屋以及大多数登山的同船游客。一开始见到相距仅百米之遥的英国小蓝屋和阿根廷小棕屋时,我心中有一丝感慨。两国为福克兰群岛的领主权在1982年发生了战争,最终以老牌帝国英国得胜;但是阿根廷从未放弃对福克兰群岛的主权诉求。然而,南极不属于如何一个国家。面对南极旷世的壮观奇美和残酷的生存环境,相邻小屋的两国工作人员如何相处?


继续向上攀登。南极阳光猛烈、加上雪地反光,所以一定要做好防护。攀登Dorian Bay/Damoy Point雪山冰川并不困难,是我们3次登山经历中最容易的,普通身体状况就可完成,只是可能会爬得慢一些而已。

终于登上了雪山冰川的顶峰,我们仿佛在瑰丽冰山的怀抱。俯瞰冰盖下的海湾,皑皑白雪的景致尽收眼底,四周梦幻般的寂静。置身于壮丽的美景,面对这片神秘净土,我的心充满了宁静与安详。






其他游客陆陆续续到达顶峰后,两位登山领队将位于Goudier岛的Port Lockroy(中文 “洛克雷港”,也叫“拉克罗港”)指给我们看,下午将登陆去探访。二战期间,英国皇家海军曾在洛克雷港建了一个监测站;二战后至1962年,这个军事监测站被改为南极地区气象数据站;1962年被废弃;1996年被改建成博物馆。那里还设有一所邮局,昵称是“Penguin Post Office”(企鹅邮局)。所有经Port Lockroy邮局的信件都是通过南大西洋的英属福克兰群岛中转至英国本土,再分发到世界各地。我们于12/24/2014在“Penguin Post Office”寄给自己的一张明信片一直到01/22/2015才收到,几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一只巴布亚企鹅向大家走来展示如何从雪山冰川高处向下滑:-)))。大家都舍不得离开顶峰。有的游客希望能滑下山,既省体力,又好玩。但是,他们没有得到两位登山领队的允许,为了安全起见。企鹅们不需要听领队的指导,它们是南极的主人。




《南极行花絮:极生灵—企鹅篇》



生活在南极洲的企鹅有5种,分别是Adelie penguin(阿德利企鹅),Chinstrap penguin(帽带企鹅,又名南极企鹅),Emperor penguin(帝企鹅),Gentoo penguin(金图企鹅,又名巴布亚企鹅),和Macaroni(浮华企鹅,又名马可罗尼企鹅)。除了帝企鹅因为特殊的孵蛋时候和地点,南极行的游客们可以欣赏到其它4种企鹅。有关企鹅的更多知识,网上垂手可得,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旷世奇美的南极是企鹅们的天堂,几乎随处可见。




以前,由于对企鹅缺乏了解,我误以为企鹅是一种笨拙的动物。事实上,水陆两栖的企鹅是运动天才:徒步、跑步、登山、滑雪、跳水、游泳等,样样精通。不信?!就请你看它们的自我介绍吧:-)))。
这是咱们企鹅在冰天雪地里徒步走出的“企鹅高速公路”。


别看咱个小、腿短,咱跑步可不慢,主要是小步高频:-)))。



滑雪,咱们也是高手。来,让我在雪中展示一个滑雪高跳给你们人类看看。


跳水、游泳,更不在话下。咱们企鹅在水中如皎龙。




咱们能武(运动)也能文,经常引颈高歌。


除了多才多艺,咱们企鹅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对配偶的忠诚,并且还比较浪漫。

我们有时与配偶登高望远。



我们勤劳,用自己的嘴叼起一个个小石子,为自己的配偶做窝。


无论在哪里建窝,我们的配偶都不嫌弃,而是兢兢业业地孵蛋生小企鹅(注:除了帝企鹅每年3、4月才开始孵蛋;其它企鹅孵蛋从每年的10月份开始,孵化期为2个月,12月底左右孵出小企鹅。孵蛋的责任通常由父亲担当,母亲有时候代班)。

舔犊之情。


 

 

《南极行花絮:南极生灵—飞鸟、海豹、鲸鱼篇》


1. 南极飞鸟

【我们的经历】:除了信天翁和贼鸥,我们见到特别多的南极飞鸟是海燕(petrel)。生活在南极洲的海燕有2种,分别是南极巨海燕(Antarctic giant petrel)和大翅海燕(也称为灰面海燕,the great-winged petrel or grey-faced petrel)。另外,我们还欣赏到鸬鹚(Cormorant)、南极燕鸥(Antarctic tern)等飞鸟。




2. 海豹、鲸鱼


【我们的经历】:乘橡皮登陆艇穿梭在南极海洋,除了欣赏到千姿百态的浮冰,我们还近距离地欣赏到南极海豚(Antarctic dolphin)、豹海豹、威德尔海豹、虎鲸(又名逆戟鲸)、座头鲸(又名驼背鲸,humpback whale)等海豹和鲸鱼。



(以下照片皆由我的先生拍摄)

这是在前往南极的途中、尚未到达南极拍摄的海角海燕(cape petrels)。


南极巨海燕



信天翁



鸬鹚




海豹











欣赏到的逆戟鲸(虎鲸,killer whale)。逆戟鲸通过其独特的黑白斑纹容易识别。它是一种大型齿鲸,嘴巴细长,牙齿锋利,性情凶猛,食肉动物,善于进攻猎物。所以,探险队领队Ben没有将橡皮登陆艇太靠近这条逆戟鲸。




惊喜地发现是两条座头鲸。探险队领队告诉我们座头鲸活动时通常是成双成对。由于座头鲸性情温顺,探险队领队将橡皮登陆艇驾驶得越来越靠近座头鲸。






座头鲸的头。座头鲸以高度复杂的鲸鱼歌声而出名。它对我们发出类似海浪的声音,仿佛说“我虽然很丑,但我很温柔”:-)))。



座头鲸表演花样游泳:-))),展示它的漂亮尾巴。




 

《南极行花絮:南极陆地露营过夜》



大多数南极船将在南极陆地露营过夜列为选择性项目,必须缴额外费用,大约为每人250美元。也有少数南极船将这项活动的费用包括在船票中,当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也是旅客出。既然这项活动是我们全家人都期盼的,因此,我们排除了不提供此活动的南极船。由于其它原因,我们选择的恰好是这项活动费用包括在船票中的南极船。

在南极陆地露营过夜的“住舍”条件如何?旅客们的经历如何?请看图说话。


(以下照片皆由我的先生拍摄)



天堂湾(Paradise Bay)名符其实,那天、那云、那山、那水。。。。。。,梦幻般的美丽平和无法用语言描述。










我们的南极船是在下午抵达天堂湾。每一个计划在南极陆地露营过夜的人,首先要进行相关培训并签字,才能上岸。培训时,几乎所有的99位旅客都参加了,并且跃跃欲试。除了介绍在南极陆地露营过夜的设备和装制,负责这项活动的探险队员Sophia的信息可以总结为:(1)安全是绝对保障的;(2)舒服是豪无保障的;(3)从晚上9点出发至早晨6点回归,除了医疗紧急状况,否则,绝不会将你从露营陆地接回船。听了Sophia的相关描述和注意事项后,三分之二的旅客打了退堂鼓。最有趣的是一对夫妻决定在那晚分居:-))),妻子留在船上,丈夫前往陆地。而我们全家4人都是玩主,没有一人退缩。晚餐后9点,我们离开大船,登上橡皮艇(Zodiac)前往陆地露营。既激动兴奋,也有少许的忐忑不安;想到Sophia的介绍,甚至有一份悲壮感:-)))。


在南极洲天堂湾的一个阿根廷科考站。人类早就对南极洲心驰神往,一位位探险家前赴后继,终于在19世纪初踏上了这片禁地。而如今许多国家在南极洲建立科考站了解这块神奇的大陆。我们露营过夜的地方与这个阿根廷科考站相邻。




30位左右的船友正在布置过夜的装备。大多数船友是按照Sophia的建议不用帐篷,也有极少数船友使用帐篷。我家选择了没用帐篷,在白皑皑的冰天雪地上零距离接触大自然。(注:不仅因为受条约规定限制每次登陆南极人数不能超过100人,而且由于受露营过夜地方大小的影响,上岸过夜人数也受到限制。使幸的是我们原本选择的就是少于100游客的南极船,而且只有1/3的船友最终决定露营。回到南极船出发地乌斯怀亚时得知一条比较大的南极船,由于游客踊跃报名参加露营,不得不在天堂湾停留2晚。)





突然发现海面上有游动的小动物,并且越来越近。噢,原来是南极真正的主人企鹅们。它们对我们非常友好,仿佛是欢迎我们的到来,使我们有点受宠若惊。






我们的露营地被厚厚的冰雪覆盖,这是海水冲刷的岸缘。


这里几乎与世隔绝,露营地对面皑皑白雪的景致尽收眼底。




露营地四周一片寂静,偶尔听到对面冰川雪山雪崩的声音。




我们所在位置的南极那时的白天长达22个小时左右(越往南走夜越短,南极的夏天甚至达到极昼),晚上10点多钟天还很亮。



想着明天还要一整天的丰富活动,与先生和孩子们说了声“晚安,做个甜美的梦”,我就脱去风雪衣,钻入女儿女婿为我铺好的睡袋。纯净厚实的雪地是“床”,洁白鹅绒般的云朵是“被”,冰川雪山是“家具”,燕鸥企鹅是“室友”。。。。。。,仿佛睡在梦幻仙境中,我的心被无以言表的宁静、平和、与幸福充满,渐入梦乡,直至第2天清晨被先生叫醒。

我一面整理“床铺”、一面问家人“你们睡得好吗?”先生抢先回答:“一夜无眠”。我惊讶地问:“为什么?”先生说:“因为时刻想着我是躺在这么厚的冰雪上,背部感觉仿佛一直有一股寒气刺骨,冰冷冰冷,所以,始终无法入睡。”我好奇地说:“怎么可能?!有一层层的保暖设施,我不仅没感到冷,而且睡得暖和,还微微地出汗了呢。”接着,我又说:“你是一个逻辑推理很强的人,是心理作用觉得冷吧?”先生苦笑着点点头。女婿说他与爸爸一样,几乎一夜无眠,但原因不同。女婿主要是担心他或家人睡觉时翻身不小心滚到海里(注:露营场地两侧有坡,特别感谢我们家的两位男士主动要求分别睡在两侧,将两位女士保护在中间)。谢谢负责任的好孩子,抱歉让他担心了。女儿说她睡得很好,但只睡了天黑的那2小时左右,其它时间或者阅读(她带了一本书)或者拍照片,很享受神秘梦幻般的宁静。

先生没睡着的好处是欣赏到时间的变化。太阳缓慢地沉入海底,平静柔和的海面将冰川雪山衬托得愈发苍凉。




夜幕只降临2小时左右,天又亮了。这是第2天的良辰美景。



 


《南极行花絮:有惊无险的紧急撤退》



除了天堂湾(Paradise Bay/Harbor),奥恩港(Orne Harbor)是能登上南极大陆的仅有的几个地点之一。奥恩港被冰川雪山围绕;在南边入口的Spigot山峰陡峭,山脊聚居着大群帽带企鹅(Chinstrap penguins);登上山顶可欣赏美丽壮观的Gerlache海峡。因此,奥恩港是南极船经常探访的一个登陆地点。

我们乘的南极船是在圣诞节早晨抵达奥恩港。9点开始离开大船,大家登上橡皮艇前往Spigot山峰所在的南极大陆登山、观景、以及欣赏帽带企鹅。出发时,虽然不像前几天阳光灿烂,但天气晴朗、风平浪静、气温也不低。然而,南极气候变幻莫测,大约1个半小时后,突然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大自然毫不吝啬地展现着让人畏惧的魔力。无论是已经登上Spigot山峰的我们、或还是在攀登途中的游客,在探险队领队的命令和指挥下紧急从山上撤退、立即登上橡皮艇、返回南极船。

以下由我先生拍摄的照片不仅记录了奥恩港的壮丽景观、帽带企鹅的憨掬可爱,也反映了紧急撤退的真正原因。

离开大船,登上橡皮艇前往Spigot山峰所在的南极大陆。






这座冰川雪山比攀登过的其它几座要陡,并且雪更深,因此,行走难度大了不少。


到了半山腰,见到了生活在崇山峻岭岩块上的帽带企鹅们。




站在山坡远眺,欣赏到Gerlache海峡、Anvers岛、和Brabant岛。天空大片洁白的云朵中偶尔露出一片蔚蓝;阳光透过压顶的乌云将小岛的雪山照得亮亮的;白色浮冰静静地散落在深蓝的海中。。。。。。;原始古老的壮美景象给人一种时空凝固的虚幻。










令我感动的勤劳帽带企鹅。企鹅夫妇中一方负责在窝里孵蛋时,另一方就负起寻找食物的责任。由于帽带企鹅通常居住在山脊的岩块上,而它们必须下山到海里寻找食物,就这样来回地登上山和滑下山。








我们已经下山时,还有一些船友继续向山上爬。他们中有人询问风景如何,我们鼓励他们加油,值得欣赏。大概下到一半山路时,突然听到探险队领队Jonathan用大喇叭通知所有人立即下山,没有登上山的人也请立即返回。原因是由于风向变化和风力变大,大量浮冰包围了我们橡皮艇的登陆海面;在情况变得更糟糕之前,大家必须紧急撤退;否则,有可能会被困在这个冰川雪山上。



探险队领队Jonathan在山下也意识到下山的路被动作慢的旅客堵了。他开始用大喇叭通知大家可以另辟新径下山或者滑下山。我不敢一下子滑下山,就充分发挥跑马拉松的特长,在另辟的新径上大踏步地快速下山。当时我心中有些害怕,担心被困在南极大陆受苦,所以,下山特别快,是最早到达橡皮艇登陆地点旅客之一。每个橡皮艇可以载10-12名乘客,因此,我可以乘第一个橡皮艇返回大船。然而,当发现我的3位家人都不在我身边时,我立即决定放弃乘第一个橡皮艇的机会。很快,女婿也到了。当Jonathan催促我女婿上第一个橡皮艇时,他也放弃了。我们一起等待另外两位家人。看到海面上越聚越多的浮冰,心中越来越担心,同时,在下山的人群中寻找先生和女儿。不看到他们则罢,看到后,当时特别生气。这父女俩还一面下山,一面继续拍摄照片。女婿和我几乎同时呼喊各自配偶的名字。大概感受到我们生气了,他们立即滑下山,好在只剩下十分之一左右的山路。我们全家乘了第2个橡皮艇返回南极船。当然,最终所有旅客都平安返回,是一场有惊无险的紧急撤退。



最后是满海面都是浮冰,这是返回南极船的第1个橡皮艇。别小看这些浮冰,它们体积的70%—90%是在水下,有危险性。